安徽网
新闻中心
您的位置:安徽网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教育 »

平凡如歌——追记六安市第一中学青年教师陈盛

平凡如歌

——追记六安市第一中学青年教师陈盛

2月19日上午8时,天气阴冷,六安市殡仪馆广场上停满了各种车辆,来自各地的人们自发送别六安市第一中学青年教师陈盛,许多人身着深色服装,胸戴白花,在寒风中静候。

“为国育才曾尽瘁,一生事业永留芳。”肃穆简易的悼念厅前,一副14个字的挽联浓缩了陈盛15年的教育人生。

“恩师,一路走好!”黑底白字的巨大条幅格外显眼。陈盛的学生来了,大学的老师与同学们来了,学校的同事来了,教育部门的领导来了,市政府的官员来了,很多家长们也来了,送别的队伍站满了殡仪馆大厅,在悲怆的旋律中,每个人都饱含泪水深情地向陈盛作最后的告别。

他是六安一中的好教师

陈盛生前是六安市第一中学高二选修(2)班班主任,并兼代三个班的语文课,上学期期末考试监考时,陈盛感觉胃部疼痛,在坚持考试结束后才去了医院,谁知一经确诊竟是肝癌晚期,不到一个月,医治无效与世长辞,永远离开了他心爱的学生和讲台,永远定格在了36岁的青春。

学校橱窗里,张贴着“第二届六安一中好老师”的事迹简介仍在,陈盛被誉为“富有灵气、富有活力的民主型好老师”。教学楼前,还保留着陈盛被评为该校首届“学科带头人”的合影照片。高二选修(2)班门口,标有“无奋斗不成功,无热血不青春”的陈盛任班主任的班级格言牌匾非常醒目。办公桌上,《关于古诗文诵读教学有效性的实践研究》的课题还未最后结题,教学计划进度表显示的仍是上学期的计划安排,备课笔记停留在了2017年1月12日,厚厚一摞的试卷还没有批阅完。

在该校的尚真路上,师生亦如既往地有序进出,小灰楼前的香樟树迎风摇摆,不远处的北塔历经千年依然屹立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

“我总感觉陈盛没有走,总觉得他还在我们身边。”该校副校长尹孝成几度哽咽,泪流满面。

尹孝成介绍,2002年暑期,六安第一中学择优遴选了17名大学毕业生,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的陈盛就是其中之一。“阳光、帅气、朴实是陈盛给人的第一印象,他的粉笔字优美、他的亲和力强、他专业素养厚实……他的人品、他的工作态度和实绩、他浑身满满的正能量有目共睹”。

“难过,难受。”该校原教科室主任、退休教师杨永明一提及陈盛,说着说着,竟泣不成声。在杨永明眼里,陈盛是他最欣赏的“徒弟”、最喜欢的同事、最亲近的晚辈、最贴心的朋友。

“陈盛是那批大学生里综合素养最棒的”。该校语文教研组组长邹凯直言,作为年级备课组组长,无论是课程进度安排、集体备课、试卷批改,还是教学改革、课题研究、校本教材编辑,以及组织学校的各项活动,只要交给陈盛,就放心了。

担任班主任15年来,陈盛送走了五届毕业生,其中2015年高考,他所带的学科选修(1)班,成为了六安市最牛高考班,一本达线率100%,大半以上学生考入了“211”、“985”等一流大学。陈盛先后获省和市高中优质课大赛一等奖、全国首届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优质课例展评二等奖,在第四届长江三角洲班主任基本功大赛中获三等奖,该校第二届好老师、第三届教坛新星,并参加了多个省级、国家级课题研究。

“教书是个良心活,陈盛用他满腔的育人情怀、高尚的师德操守、精湛的教学能力有力诠释了什么才是好教师”。该校校长李永江说,陈盛无愧是该校好老师的典范。

他是学生心中最美的恩师

在陈盛患病期间,无论是在合肥市、上海市,还是回到六安市,他最惦念的是他的学生。他对来看望他的校领导和同事们说“我生病了,学生们下学期的课怎么办”、“我的继续教育学时没完成怎么办”。

该班三十多名学生到医院看望他时,原本已睡着的陈盛醒来了,看到学生们叠的千纸鹤、爱心结,听着学生们写的信,陈盛虚弱地点着头,哭了,学生们也都哭了。

班长王战说“可能是真的心有灵犀吧,陈老师感觉到我们来了,他醒了,要见我们”。

“当时陈老师已经不能说话了,但是看得出来,他看到我们来很高兴。”学习委员刘懿说。

“老陈”、“盛哥”、“老班”、“陈大大”是学生对陈盛的爱称。

白阳,该校东校区高二(7)班班主任,陈盛的第一届学生。“老陈比我仅大六岁,他喜欢站在学生的角度去思考、去处理各种事情”。如今,这一民主型的管理班级方法被白阳汲取。

陈盛所教的2005届学生李峰得知老师病重,远在美国硅谷工作的他委托父亲李付生到学校探望。听到老师已去,李峰在微博中写道:那年,陈老师20岁,我15岁,在最叛逆的年龄,陈老师用诚恳的语言和行动引领我及时调整,我对老师心存深深的感激。

作为班主任,陈盛主张师生之间“平等对话”,让学生成为班级真正的主人,并根据他们的自身情况给予鼓励和帮扶,不让任何一个学生掉队。

“陈大大,我的高中生活已过去了大半年,从不熟悉到熟悉,从不适应到适应,变化看似微小,实则巨大,是您帮助我找出了错误,并找到了正确的方向,谢谢您!”这是去年圣诞节时学生匿名寄给陈盛的贺卡。

在学生张芝振的脑海里,陈老师要求很严格,他的语文课最有味道。“在他的课堂上,无论是文言文,还是古诗词,他都能让你爱上它们”。

“盛哥,是您让木讷的我们感受到文学的优美,也是您为懵懂的我们指明遥远的芬芳,您永远是我们心中的偶像”是学生捐款时写下的留言。

陈盛的课堂,是学生的最爱。他视野开阔,幽默风趣;他引经据典,如说家珍;他特有“语文味”的课堂彻底让学生爱上语文课。

作为语文教师,陈盛积极组织各种校园活动,如图书展、演讲比赛、元旦晚会、读书征文比赛等,让校园处处洋溢着青春的活力。

“下辈子若是有机会,还做您的学生”。现就读于清华大学的王延森得知陈老师病逝,悲恸万分,他化用陈盛曾经的一首诗来悼念亡师:黑云欲雨群鸟惊,辗转泪尽终不疑。天下桃李花开日,毋忘春风化雨时。字句间无不传达出厚重的师生情谊。

他是大家伙眼里纯粹的大好人

陈盛确诊时已到放假,绝大多数同事都不知情,获悉后,都想去探望他。

张家胜,陈盛的大学同学,并一起到该校任教。“打电话问及病情,他说不碍事,要去看他,不让去”。张家胜说,陈盛骨子里就是一个怕麻烦别人的人,也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。

同为陈盛同学也是同事的谈成材说,当得知陈盛病情后,在六安市的同学每天两名排班看护,不想刚排至第八天,陈盛就走了,自己没能排上,真遗憾。

韩春是陈盛的老搭档,去医院看望他,“兄弟,我帮不上你了。”陈盛的话让在场的每一个人潸然泪下。

就在陈盛确诊为癌症晚期时,学校让教科室主任方绪应代替了陈盛的班主任。当方绪应带着三十多名学生去看望时,不能言语的陈盛紧紧抓住方绪应的手,艰难地吐出:“让你受累了。”这是陈盛留给继任者的最后遗言。

已怀孕七个多月杨晓燕闻讯也想去,可陈盛同样谢绝探望。作为同门师妹的杨晓燕,陈盛在学习上、工作中、生活里给予了她许多无私的关照。

2015年,该校评教坛新星,涉及到评课,杨晓燕对参评的课中文言文有点模糊,就请教于陈盛。第二天一早,陈盛就从家里搜集了大量的资料,并悉心给予了指导。去年快放假时,杨晓燕去交党员学习活动笔记,作为语外党支部组织委员,陈盛看到身怀六甲的杨晓燕费力爬上六楼,力劝她千万别这样了,有需要自己上门去取。

“陈盛就是一位热心快肠的人,心里总想着他人”。让杨晓燕怎么也没想到的是那竟然是他们最后的诀别。

“这个春节是我长这么大最纠结,最恍惚的,常想着陈老师”。2012年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张维峰成为该校的语文教师,在学校“青蓝工程”中,与陈盛结对子,成了陈盛的“徒弟”。

让他难忘的是,刚入行时手工阅卷很不适应,效率非常低,陈盛一边帮他批改,一边教他如何提高。常常指导他备课、授课,每次的时间都很长,经常让陈盛忘记了自己该做的事。作为“师傅”,陈盛还让他少喝酒,多注意良好生活习惯的培养。当张维峰成为了学校骨干并担任班主任,取得了成绩时,陈盛比任何人都高兴。

“获悉我要搬家,陈盛帮我忙活了半天,临吃饭时却跑了。”说起陈盛的好,杨永明比任何人更难过。

同样难过的还有六安市教育局局长夏跃武,作为该校的曾任校长,他与陈盛同事了四年。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每日晨读去教学楼巡查,总能看到作为班主任的陈盛一直保持着阳光和笑容,吐露的都是积极向上的正能量,从未有过抱怨和消极。

“他朴实大气,他精心乐教,他帅气纯真,他真的很有魅力。”夏跃武除了赞赏,更多的痛惜与不舍。

门卫老卢也表达了同样的心情。“陈老师每天都骑着电动车上下班,喜欢笑的他路过大门口时,常放慢速度,他人真不错,可怎么说没就没了呢?”

在陈盛住院期间,当该校将各方募集到一百多万元捐款告知陈盛时,陈盛不愿意接受这些捐款,他说,不想麻烦大家。

对人好,淡薄名利,早已成为陈盛的习惯,并成为了他的人生。

■记者手记

“没有花香,没有树高,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”。我喜欢这首叫做《小草》的歌曲,喜欢它的歌词,喜欢它的旋律,更喜欢它所表达的意境。

无疑,青年教师陈盛亦平凡得如一棵小草。

陈盛短暂的一生,没有耀眼的光环,也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件,15年的班主任,除了睡觉,他几乎都在陪着学生,备课、上课、看自习、批作业、改试卷、组织活动、开展教研……学生们说,最爱陈老师,最爱语文课。

他积极上进,静心乐教,赢得了多个教学奖项;无论是谁,遇到多大困难,他都会热心相助;他安心乐教,不刻意,不做作,坚守师道尊严;他率真纯洁,恪守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基本操守……同事们说,他最让人放心,他最有魅力。

其实,陈盛非常热爱生活。他写诗、听戏曲,他会买菜做饭,他孝顺父母,他喜欢陪孩子玩……只是他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都给了学生。

是的。当一个人有了超越物质层面的精神追求,必有一簇理想的火焰在胸膛燃烧,必有一种执著的力量在心中澎湃。

连日来,熟悉不熟悉的人们说起他时,声音依然哽咽,眼睛依然湿润。陈盛用他短暂的一生留下了一个个感人的故事,用朴实的言行诠释了为师者的真谛。

所以,平凡的陈盛壮美如山。(本报记者 韦玉柏 实习生 李奕霖)

责任编辑:程娇娇
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